陈君石:引导消费者全面准确了解食品信息

Public Food Talks

Kexin Food and Nutrition Information Exchange Center:Chen院士,关于“食品信息交换”和“风险交换”,最明显的是字面意思不同,风险给人负面的感觉,而食品信息是中性的。除了字面意义,这是否意味着对“风险沟通”的强调确实导致了过去工作的局限性?

陈君石:当然,字面意思已经反映了交流的内容是不同的。如果食品信息交换中包含的内容单独列出,实际上,国家各部门的工作职责是相应的。过去,各部门的职能分散。现在我们需要领导所有的工作,然后我们需要一个好的顶级设计。当然,各部门之间仍有分工,但它只强调从社会层面的整体考虑。

可欣食品营养信息交流中心:你需要重新安排顶层设计中每项工作的重要性吗?

陈君石:不。首先,我想谈谈大问题。政府、食品企业和科学家都应该遵循同样的理念。对于政府来说,各部门都要坚持顶层设计和统筹兼顾的理念。对于企业来说,我们不仅要重视食品安全,还要重视产品的研发。对科学家来说,食品安全研究应该做,食品营养和功能也应该做。至于媒体报道,虽然某篇文章可能会有所强调,但总体的传播工作应该是全面的,涵盖食物的各个方面。我们强调沟通的最终目的是建立信任,只有信任我们才能有信心。因此,营养宣传应该被添加到2017年的食品安全宣传周,这也是围绕这个目的。

可欣食品营养信息交流中心:历史上,你是否曾在某种程度上特别关注安全,而忽略了食品的其他方面?

陈君石:不完全是。国际社会只是最近才开始讨论这个问题。从科学和实践的角度来看,它发展缓慢。“风险沟通”一词的提出是因为食品安全问题。然而,在风险交换之后,人们现在意识到安全不是唯一可以谈论的事情。食物还有其他属性。这是一个发展和理解的过程。

可欣食品营养信息交流中心:我们能理解我们已经研究了安全、食品营养、功能等方面,现在是整合、传播和交流的时候了吗?

陈君石:是的。因为消费者需要的是整件事,一个人想知道的不能分为两个小时的安全和两个小时的营养。这是不可行的。

可欣食品营养信息交流中心:你第一次提出“食品安全信息交流”的概念吗?这仍然是国际社会正在慢慢形成的共识吗?

陈君石:还没有达成共识。世界上没有这样的趋势。这是由欧洲食品安全管理局前主席帕特里克沃尔教授首先提出的,他与我讨论了是否可以使用这样一个名称。我们觉得食品安全风险的交流过于狭窄,扩大后可以称之为“食品信息交流”。

柯鑫食品营养信息交流中心:帕特里克沃尔教授在国际上也发现了类似的困境吗?

陈君石:他说欧洲刚刚开始讨论这个概念,没有像我们这样的具体讨论。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已经站在国际前沿。我们已经明确了沟通的目的、内容和方面。我们还讨论了应急通信与日常宣传教育的关系。因此,我想我有一些想法,不敢说这是一个系统,但首先在业界达成共识仍然很重要。

可欣食品营养信息交流中心:应该更容易与同龄人交流吗?

陈君石:是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反抗。我们今年的任务是不断呼喊,让这个想法被人们接受。在我们的工作中,我们也计划先找到一种食物来尝试。例如,巧克力非常合适。巧克力本身的功能成分非常清楚。它可以促进健康并形成共识。因此,第一步是向政府、食品企业、科学家和媒体大声疾呼。

可欣食品营养信息交流中心:你认为政府在短期内可以做些什么来交流食品信息?

陈君石:从食品管理的角度来看,这非常困难,因为所有部门都有明确的职能。然而,如果引入“国家营养行动计划”,将是非常有利的,因为该计划涉及食品的许多方面。对消费者来说,安全是过去最重要的问题,他们对营养的需求没有被发现。但现在不同了。除了安全,许多人关心吃什么。

可欣食品营养信息交流中心:你能想到如果你遵循食品信息交流的理念,整个行业会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吗?

陈君石:这就是它的意思,但我们不能孤立地说。我们应该说,我们所有的工作都将有质的发展。对政府来说,它将能够真正建立各方之间的互信机制,减轻工作压力。对于企业来说,没有必要整天应对舆论压力,这对企业的发展是有利的。对消费者来说,他们可以获得更全面的信息,理性消费。这对整个社会都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