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为何此时“炒掉”鹰派博尔顿?

原标题:深度|为什么特朗普在这个时候“解雇”霍克博尔顿?

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二在推特上宣布博尔顿不再是他的国家安全顾问。这消息既出乎意料,也出乎意料。

一方面,“鹰派”博尔顿几个月来一直被谣传“失去了他的席位”,但现在他有一种“靴子”落地的感觉。另一方面,在特朗普发布推特之前不久,白宫新闻办公室宣布,博尔顿将与国务秘书庞贝和财政部长曼努埃尔慕尼黑一起出席新闻发布会。特朗普的推文发布时,白宫一片哗然。

特朗普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驱逐博尔顿?博尔顿的离开将如何影响特朗普的外交政策?谁将成为下一任国家安全助理?外面有很多议论。

渴望胜利。

像许多前特朗普政府官员一样,博尔顿的离职方式似乎不光彩:他不是自愿辞职,而是被迫离开。

特朗普10日在推特上写道:“我昨晚通知约翰博尔顿,白宫不再需要他的服务。我强烈反对他的许多建议,政府中的其他人也是如此。所以我要求他辞职,并在今天早上交给我。”

然而,这种说法遭到博尔顿的驳斥。他随后在推特上回应道:“昨晚我提出辞职,特朗普总统说,我们明天再谈这个。”他给《华盛顿邮报》和其他媒体写了一封信,澄清他是自愿辞职,而不是被“解雇”

一些批评家认为关于离职方式的争论只是两者之间日益增长的矛盾的“冰山一角”。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认为,他辞职还是被解雇并不重要。最近几个月,博尔顿被边缘化了。美国和塔利班谈判代表甚至没有向博尔顿展示相关计划。6月底,特朗普在板门店会见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时,波顿被派往蒙古。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吴心伯指出,博尔顿被解雇并不奇怪。他与特朗普不和以及失去席位的消息已经流传了三到四个月。现在只是“靴子”着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离开,而不是早些时候或晚些时候。

作为美国“鹰派”的代表,70岁的博尔顿毕业于耶鲁大学,是一名律师,在复杂的官僚政治中被誉为“拳击手”。他先后在里根、老布什和小布什政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当他七十多岁时,他还遇到了“博乐”特朗普,并于2018年3月成为他的第三任国家安全助理。专家指出,博尔顿是国家安全中的“鹰派”,持有“黑或白”的新保守主义观点,主张实施“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特朗普和一些内阁成员嘲笑这种行动为“战争贩子”。“他一直积极推动对伊朗使用武力,并在布什政府期间持有这一观点。这一次,博尔顿重新进入政府,表现出满足他长期以来的愿望和收拾伊朗的态度。”吴心伯指出,朝鲜和委内瑞拉也是如此。然而,这种极端鹰派政策不符合特朗普当前的利益。

刁大明认为博尔顿的退出有一个发展的过程。一方面,近几个月来,博尔顿和特朗普在中东、朝鲜半岛和委内瑞拉等许多问题上的冲突越来越深,离职趋势越来越强。另一方面,随着选举周期的临近和特朗普渴望在外交上取得突破,博尔顿一直被视为一个重要的障碍。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说,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总统正处于危险的政治水域:他的支持率已经下降到39%,只有36%的受访者认为他值得连任。随着2020年大选的临近,特朗普正在回顾他糟糕的成绩单。他希望与伊朗、塔利班和朝鲜达成协议。他显然认为没有博尔顿会更容易做到这一点。

美国《华盛顿观察家报》说博尔顿和特朗普没有太多共同点,除了他不信任联合国和多边主义。博尔顿可以说是华盛顿最极端的鹰派。他总是想用武力解决一系列问题,包括伊拉克、利比亚、朝鲜等。他甚至写了一篇文章,要求朝鲜“先发制人”轰炸其核设施。"任何通情达理的人都会同意用核武器轰炸一个国家是一个愚蠢的想法。"

世界观根本不同

外部世界

战争爆发近18年后,特朗普决心从阿富汗撤军,甚至秘密安排了一项计划,在“911”纪念日前夕在戴维营与塔利班举行会谈。但是博尔顿是美国和塔利班和平协议的主要反对者。他坚持美国可以从阿富汗撤军,但是没有必要与恐怖组织成员达成协议。一名前高级官员表示,国务卿庞贝和副总统伯恩斯都认为,博尔顿泄露了美国和塔利班代表在戴维营秘密会晤的内部讨论,导致特朗普政府陷入混乱。上周末,特朗普通过推特取消了秘密会议。美国媒体指出,特朗普对波顿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更好感到愤怒。随着戴维营会议的取消,特朗普和博尔顿之间的“婚姻”终于结束了。

一些美国学者认为博尔顿“搞砸了”这种关系,因为博尔顿对总统“两极分化”的外交政策本能不知所措。一方面,博尔顿倾向于使用军事力量解决伊朗和朝鲜等问题,这迎合了特朗普被视为硬汉的愿望。但另一方面,特朗普的交易本能最终胜出。

英国《卫报》认为博尔顿不是问题,毕竟他的老板博尔顿是被特朗普招募的。英国天空广播公司指出,特朗普和博尔顿的本质区别在于特朗普希望坐下来与朝鲜甚至伊朗等对手谈判。他非常喜欢这个过程。但是博尔顿不太喜欢它。他更喜欢直接使用武力来干涉和推翻这些政权。因此,他们分道扬镳只是时间问题。

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认为,最终,特朗普和博尔顿有着根本不同的世界观。

刁大明指出,两者之间的差异反映了鹰派共和党外交理念与特朗普渴望兑现其选举承诺并做出奖金决定之间的本质矛盾。除了实质性的差异,还有形式上的差异《金融时报》认为博尔顿表现得像个“大人物”,而特朗普“对此感到厌倦”。博尔顿邀请了许多朋友和前同事参加国家安全委员会。尽管这符合白宫过去的做法,但特朗普的一些助手认为这太过分了。一名前政府高级官员表示,博尔顿的随从似乎比特朗普更忠于他。

《纽约时报》说从一开始,两者就不太合拍。博尔顿取代了僵化、注重过程的麦克马斯特将军,后者取代了倒霉的迈克尔弗林。博尔顿不如他的两位前任恭敬。博尔顿是一位寻求推进其世界观的理论家。另一方面,特朗普是一个关心自己、极度冲动的人。这场“婚姻”在宣誓之前注定要失败。

"按理说,国家安全助理是特朗普的助手,应该忠实地执行总统的建议。从历史上看,国家安全助理和总统之间很少有分歧。例如,在尼克松总统任期内,他与国务卿罗杰斯关系不佳,但在国家安全助理基辛格的帮助下,他如释重负。在卡特执政期间,促进与中国的外交关系也被委托给国家安全助理布热津斯基,而不是国务卿。但是博尔顿犯了一个大错误。他利用担任工作人员的机会推进自己的政策主张,并一直想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总统。”吴心伯指出。

博尔顿的离开会对美国外交政策产生什么影响?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博尔顿被“驱逐”后,国际油价立即下意识下跌。因为市场预计,随着博尔顿的离开,美国可能会放松对委内瑞拉和伊朗的制裁。

博尔顿的离开会对美国外交政策产生什么影响?据《时代》报道,博尔顿被“驱逐”后,国际油价立即下意识下跌。因为市场预计,随着博尔顿的离开,美国可能会放松对委内瑞拉和伊朗的制裁。

特朗普的支持者认为博尔顿的离开让世界更少战争风险。根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这代表着特朗普总统任期的一个转折点,可能会给特朗普更多放纵自己温和本能的余地。

特朗普的批评者认为,不到三年后第四任国家安全顾问的到来是白宫内部和总统外交政策混乱的又一迹象。此外,特朗普解雇了一名国务卿、一名国防部长、一名国家安全局局长、两名国土安全部部长,并失去了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和美国国家情报局副局长。

前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布雷特布鲁恩(Brett Bruen)表示:“我们在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方面极度缺乏稳定和战略。这对美国和我们的盟友来说是危险的,因为我们的对手可以利用本届政府中不断出现的麻烦、混乱和过渡。我们可能会看到更广泛的即兴创作的回归。尽管博尔顿比大多数国家安全顾问更激进,但它不像庞贝的谄媚风格。”

在吴心伯看来,博尔顿的离开将削弱超级鹰派,特朗普可能会在几个关注的问题上取得进展,比如是否尽快开始与伊朗谈判。刁大明认为,博尔顿的离开并不能解决美国所面临的外交问题,如从阿富汗撤军,而且在这一过程中仍有许多障碍。相反,这会让人们觉得特朗普政府陷入混乱。雇用没有方向感、理性和排斥异己的人的趋势更加明显。一贯强调忠诚和执行力的雇佣标准变得更加突出。

《时代》认为博尔顿最重要的遗产是华盛顿体系的失败。为了推行自己的政策议程和服务于一个反复无常的总统,博尔顿花了17个月的时间有效地摧毁了国家安全委员会系统。自二战结束以来,国家安全委员会一直是美国外交政策的一个复杂结构。然而,博尔顿取消了防止外交政策陷入混乱的第号结构,这不仅减少了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的与会者人数,减少了委员会会议的频率,而且破坏了外交政策制定过程中的跨部门合作。事实上,不再有国家安全委员会,只有国家安全顾问。最终,他自己被政府打败了。

《金融时报》 Weekly表示,博尔顿的离开不会给美国外交政策带来太大变化,因为它一直掌握在特朗普手中。

下一个候选人的信号

特朗普说他将在下周任命一名新的国家安全助理。

现任和前任政府官员称特朗普可能会考虑朝鲜首席特使毕根和伊朗核心人物胡克作为替代候选人。退休的保守派军官麦格雷戈、美国驻德国大使格伦内尔、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瓦德尔和副总统伯恩斯的国家安全顾问凯洛格也在候选名单上。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特朗普在最近几个月会见了福克斯新闻访谈节目的负责人、拥有博士学位的退役军官麦格雷戈上校。与博尔顿不同,麦格雷戈对美国在大中东的军事干预极为怀疑。他在福克斯问题上批评了国会、五角大楼和国务院的“全球化精英”,并强烈反对与伊朗的任何形式的冲突。有消息称,麦格雷戈最近会见了白宫代理参谋长马尔瓦尼,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一定会得到这份工作。表示,毕根是一位备受尊敬的外交政策专家,与庞贝关系密切。但他也可能接替副国务卿沙利文。后者有望被提名为新任美国驻俄罗斯大使。

刁大明认为未来的候选人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军队。军方的作用和声音预计将得到加强,外交决策的稳定性预计将得到改善。第二,像毕根这样的外交官也更有可能。毕根是一个潜在的候选人,在麦克马斯特离开后,他被认为有资格接任。如果毕根上台,可能会强化特朗普的外交哲学。简而言之,从继任者的选择上,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国家安全决策生态的变化。

批评家警告说总统的第四任国家安全顾问可能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一些美国学者还开玩笑说,下一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仍将是唐纳德特朗普,正如现任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实际上是唐纳德特朗普一样。国家安全顾问只是“名义上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