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的风险管理信息系统 贸易企业的高科技“引擎”

低调风险管理信息系统交易企业的高科技“引擎”作者:朱梅芝

[国家希望将更多非标准产品纳入标准产品管理范畴,为更多商品提供风险管理工具,减少风险事件的发生。随着越来越多的现货品种进入“现金管理”的范畴,资金量和管理难度将急剧增加。如果继续采用传统的“手工分类账”和“离线流程”的管理模式,不仅人员成本高,而且无法控制的“差错率”将使管理层整天忙于“灭火”,耽误业务发展的“金窗”。]

[我对目前在中国的所有CTRM制造商进行了总体统计,包括本地制造商和国际制造商,包括市场人员、实施顾问和信息技术工程师。员工总数不超过500人,而实施顾问关注项目的平均时间超过2年。】

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于1月20日发布《关于切实加强金融衍生业务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在中央企业尤其是风险管理行业引起不小的反响。

其中,关于履行监管职责、严格遵守套期保值原则、规范业务操作、加强监督检查、建立报告制度等原则的大部分具体规定,对从事长期商品交易和风险管理的中央企业的管理来说并不陌生。唯一让人感到意外的是,《通知》第三部分“有效风险控制”一章第三段(3)第一次明确提出集团应通过风险管理信息系统等信息化手段监控业务风险,实现全面覆盖和在线监控。商品衍生业务经营者应当建立健全业务信息系统,准确记录和传递各类交易信息,统一系统要求,规范操作流程,杜绝违规操作。

什么是交易企业的“风险管理信息系统”?它和传统的ERP系统有什么不同?

事实上,商品交易企业风险管理信息系统的全称是CTRM(商品交易风险管理),它已经在世界上形成了一个成熟的行业。

库存商品种类繁多,单批商品的资金量也很大,大多数是点价或浮动定价方式。风险敞口的计算较为复杂,普通的ERP软件难以胜任。因此,对于像嘉能可、托克和三菱这样的大型跨国贸易企业,CTRM软件是每个企业的标准。

CTRM发展历史:伴随着贸易行业成长起来的高科技“引擎”CTRM最早起源于北美。机会是美国在1978年通过了《天然气政策法案》,激活了北美的天然气贸易市场。此后,1992年和1996年分别颁布了相关法律,打破了天然气市场“产销一体化”的区域垄断,实施了电力市场“厂网分离”的改革,逐步开放了美国的能源零售市场。

随着能源交易“市场价格”的形成,相关期货市场也变得活跃起来,各大交易公司利用信息系统进行“现金管理”的需求也日益突出。但是,当时市场上没有专门提供交易管理软件的第三方软件制造商,所以在早期,能源生产商或贸易商内部的信息技术部门根据自己的需要开发系统,开发完成后将系统卖给有类似需求的企业,从而逐渐形成了早期的ETRM(能源交易风险管理、能源交易和风险管理系统)市场。

中国的商品市场可分为四大领域:能源和化学工业、有色金属、黑色建筑材料和农副产品。因此,ETRM可以说是CTRM的一个分支,是这个产业发展的“起点”。

可以说,从诞生之日起,CTRM系统的功能发展就伴随着全球商品交易市场对风险管理的需求

2000年后,期货市场蓬勃发展,商品交易企业内部对“套期保值”和“套利”的需求开始大幅增加,CTRM软件开发了头寸和损益计算功能。2010年后,交易企业对风险管理的需求上升到“定量模型”的水平,甚至要求CTRM软件计算α因子,逐步将外汇、期权等专业软件的功能整合到CTRM系统中。

中国风险管理信息化之路:需要更多“先行者”的声音

虽然《通知》主要针对中央企业,但根据大量行业企业样本,中央企业在风险管理信息化的人员投入、预算水平和落地项目数量上相对领先,其次是500强民营企业。

自CTRM项目开始实施以来,分阶段、多品种上线,与竖井系统(如办公自动化、打钉等)完全连接。)在企业内部的其他行政部门,通常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才能“生根”。通常需要三到五年,“蓬勃发展的分支机构”才能保护贸易企业免受风雨,并为业务发展提供帮助。然而,随着登陆中国的第一批CTRM项目开始进入“繁荣期”,我相信CTRM体系对贸易企业的价值将会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认可。

去年底,中央企业首批建立CTRM体系的代表性企业之一的“中国海洋石油化工进出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海油”)在风险管理领域反响强烈。许多人被中海油十年来坚持信息系统建设所感动。令他们震惊的是,在强大的信息系统的支持下,中海油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创造了多年复合增长率超过30%的奇迹。

对于一个新兴行业,我们期待更多的企业积极分享信息化建设的经验,共同推动中国商品交易市场朝着更安全、更高效的方向发展。

人才缺口巨大:“小而美”的高科技产业需要更多关注

中国的CTRM产业才刚刚起步。从发展阶段来看,它与20年前的美国市场和10年前的俄罗斯市场非常相似。大多数企业仍处于概念推广阶段。然而,从发展的“加速”来看,中国市场将以相对较快的速度到达,甚至超过欧美市场的规模。有三个主要原因:首先,近年来中国新成立的商品交易企业数量一直在上升。贸易企业不同于生产企业,贸易企业的核心在于“为成熟团队提供大量资金”。许多新人才交易企业的领导者都是75后至85后年龄段的高级知识分子,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理工科背景,甚至有些来自统计学或物理学。它们在企业风险管理中具有“定量模型”的天然优势。

第二个原因是国内期货市场近年来出现了爆炸性增长,大量期货品种排队上网。仅2019年,国内期货交易所就将推出7个新的期货品种和8个新的期权品种,全国已上市的期货衍生品数量达到78个。从目前的时间表来看,2020年仍是期货产品上市的新一年。

加快期货品种上市,体现了国家将更多非标准产品纳入标准产品管理的良好愿景,为更多大宗商品品种提供风险管理工具,从政策层面减少风险事件。

从这个角度来看,随着越来越多的现货品种进入“现金管理”的范畴,资金的数量和管理的难度将会急剧增加。如果传统的“手工分类账”和“离线流程”的管理模式继续下去,不仅人员成本高,而且无法控制的“差错率”将使管理层整天忙于“灭火”,耽误业务发展的“金窗”。

前两点是对中国CTRM产业“需求方”的分析。第三点是,我想谈一谈“供应方面”。对于任何一个高科技行业来说,最困难的事情就是收集合适的人才。我找到了一个

我已经对所有在中国的CTRM制造商进行了总体统计,包括本地制造商和国际制造商,包括市场人员、实施顾问和信息技术工程师。员工总数不超过500人,而实施顾问在项目上花费的平均时间超过2年。

面对一个“需求”远大于“供给”的市场,除了政策鼓励之外,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呼吁更多的年轻人关注并加入这种垂直领域的高科技产业。当条件成熟时,可以允许这些领域的专家进入大学校园,这样学生就可以对除了英美技术之外的这些“小而美”的专业领域有更多的了解,为他们的职业发展提供更多的可能性,并为中国真正的工业经济带来更多的人才。

(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学的法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