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入园难”三大“破题”

随着秋季开学的临近,“入园难”问题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最近,广州、北京等地频频“耍花招”、“摘掉帽子”、停止赞助费、扶持民办幼儿园……这些措施能解决“入园难”吗?

“摘掉帽子”机构幼儿园,对特权说“不”。

8月14日,备受批评的中介幼儿园“亲近”问题是广州的第一个突破。广州通行证《深化实施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工作方案》。根据规定,广州市当局的幼儿园将逐年“脱帽”,直至2016年,向普通家庭开放,并“与公众分享学位”。

目前,广州有35万名儿童,每年约有10万名儿童进入公园。根据相关数据,2013年将至少分配9,800个公共学位,包括政府幼儿园,约占十分之一。

此前,政府幼儿园问题由于“封闭性”和高财政保障,连续8年成为广东省和广州市“两会”的批评焦点。据数据显示,在广州市2012年的部门预算中,8所政府幼儿园共收到预算8349.82万元。

家长反映,政府幼儿园满足政府儿童的入学需求后,剩余学位的入学是一项“秘密行动”,普通家庭的孩子“很难找到”。中国教育科学院研究员朱赵辉表示,尽管政府幼儿园享有高额财政资金,但它们很少向公众开放,高质量的幼儿园资源是“特权”

"有将近10,000度,对于庞大的学前教育群体来说这不是一个大数目,但它的意义在于“公平”这个词,它应该透明地运作。"广州教育局副局长蒋东说。专家认为,对公立幼儿园的特权说“不”将促进教育资源的均衡发展,有助于普及幼儿教育,促进教育公平。然而,以政府公园为代表的政府公园是稀缺资源。对于每年超过10万入学儿童来说,向公众开放的公共学位名额仍然是“沧海一粟”

广州某区教育局局长坦言,公园的数量太少且过于集中。虽然所有公民都可以参与抽签、摇珠子或电脑分配,但“和尚太多粥太少”的问题无法解决。朱赵辉认为公立幼儿园应该发展到“基本”而不是“奢侈”。政府应增加对基础公立幼儿园的补贴,增加学前教育资源的“包容性”。

停止赞助费以防止“转移负担”

幼儿园赞助费在8月中旬至下旬在一些城市被停止。广州市规定,公立幼儿园不得收取与入园相关的学费、学费和赞助费。北京最近决定,今年秋季开学后,新调整的公立幼儿园收费也将取消赞助费。

小型幼儿园的收费有“很大差异”。在广州、北京等地接受采访的记者了解到,政府机构的孩子每月只需支付400至500元的儿童保育费,而非政府机构的孩子每月只需支付3至4万元,赞助费用高达5至6万元。

某机构的幼儿园负责人告诉记者,幼儿园历史负担沉重,财政投入主要用于“人头费”。幼儿园教师的工资每年将超过一千万元,而日常运作大部分来自赞助费。赞助费停止后,如何弥补幼儿园基本运营资金的“缺口”?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会长、南京师范大学教授俞永平表示,取消赞助费和“脱帽”并不意味着没有补贴。公立幼儿园的基本经费必须得到保障,财政不能完全“卸掉负担”。

一些专家认为,暂停各种与入场相关的灰色收费,如赞助费,是值得提倡的,但也有必要避免“压葫芦浮葫芦”,以防止其他收费和价格

如何尽快组建民办幼儿园的“短板”?6月,教育部发布了《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金进入教育领域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天津、广州等地也出台了扶持政策,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学前教育。

此前,广州市财政拨出1亿元专项资金,通过竞争性拨款补贴全纳民办幼儿园。享受财政资助的民办幼儿园不得向普通人收取高额费用,收费标准略高于同级公办幼儿园。

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目前广州一些“贵族”私立幼儿园每月收费高达6000元,而省级示范性全纳私立幼儿园每月收费1200元。“我们应该强调各级政府投资学前教育和集中社会力量办公园的责任。”俞永平表示,应加大对“全纳”民办幼儿园的财政支持,加强对民办幼儿园的监管,并确保标准化收费,以确保教育质量。

然而,包括私立幼儿园在内的私立学校仍然面临“玻璃门”和“春门”。例如,有些地方私立幼儿园的教师缺乏评估职称的资格,有些税费标准高于公立幼儿园。朱赵辉说,在政策制定过程中,公立学校和私立学校应该平等对待,鼓励私立幼儿园的创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