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专家管轶:这次我害怕了,离开武汉做了逃兵……

Source: chashaows)

今年1月23日,关彝在接受财新网采访时表示,感染非典的人数至少是非典的10倍。之后,他说他已经离开了武汉。很快,大量讽刺文章出现了,关彝成了钟南山院士的对立面。

今天,全国已有超过59,000人被证实感染了新的冠状病毒,是非典时期的十倍多。关彝的预测变成了事实。

2003年非典爆发时,钟南山认识了关彝。系统内外的两个人共同努力找出了非典的病原体,并为结束疫情提供了重要的报告。

2002年12月,广州出现了首例非典病例,随后出现了一些医务人员的症状。

2003年2月8日,关彝从江西老家回到香港。他的妻子说很多人从深圳来香港买醋。那时,疾病已经开始蔓延。关彝在网上搜索,发现珠江三角洲的几个城市都不正常。第二天,他决定介入调查并去了广州。

2月11日,广州召开新闻发布会,首次报道内地疫情。当时,305名感染者中有105人是医务人员,5人死亡。

钟南山知道关彝的流感实验室,当天就和他签了协议。双方合作调查疾病的原因。钟南山提供了病人样本。关彝负责隔离病毒,并在达成共识后报告和公布结果。

2月12日上午,关彝去医院取样,因为两地合作有各种规定。钟南山没有让他进病房,而是按照他的要求提供了样本。

关彝打包了标本,下午乘直达车回香港。理论上,这是一次跨境运输标本,但这一次情况特殊。

两三天后,关彝的实验室有了结果。由于香港在过去数年相继爆发禽流感,以及最近爆发家庭感染,关彝当时认为是禽流感病毒,但他在取回的样本中发现了多种病毒,但没有发现禽流感。

关彝认为,结果和预测之间的差异在于标本采集得不好。他决定独自去广州采集另一个标本。

这时,大陆媒体宣布病毒的病原体是衣原体。

2月18日,病原体释放的那一天,钟南山院士对自己在之前治疗过衣原体并不太满意。它不起作用,他确信它不是衣原体。广州专家组召开紧急会议,同意衣原体不能简单地被确定为唯一的病原体。

2月19日,关彝抵达广州。他从早上十点多一直忙到下午三点半。他没有吃任何食物。他采集了30多名患者的样本,然后返回香港。

2月23日上午,正在香港的关彝意外接到钟南山的电话。钟南山说他在楼下,六点半到达。关彝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半了。钟南山已经在楼下等了两个小时了。他匆匆下楼去广州与钟南山开会。

会上,来自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许多专家出席了会议。一些人认为是衣原体感染,而关彝认为是禽流感。关彝坚持要多取样,因为这个问题,会议上爆发了激烈的讨论。

第二天,关彝收到回复,他可以再拿6个新标本。也是在这一天,另一名患者被诊断患有禽流感。因此,关彝认为疫情是禽流感的变种。

香港大学有两个研究小组进行病毒研究,一个由关彝领导,另一个由佩里斯领导。

这时,香港也爆发了非典。威尔士亲王医院的大量医务人员被感染。有了本地的病人标本,佩里斯集团开始关注香港的本地标本。

3月18日,佩里斯团队植入了非典病毒。3月23日上午,关彝和佩里斯去实验室观看了病毒胶片,并确认是冠状病毒。比美国早12到24小时。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不是很愉快。冠雉

5月8日上午,关彝带着一名学生去了深圳,从野生动物市场带走了25对标本,包括8种动物,其中6种是麝香猫带走的。关彝跑向果子狸。

5月18日早上,基因序列完成,关彝的徒弟累得从沙发上滑下来睡着了。关彝没有叫醒他,拿了三四件工作服给他盖上。5月22日晚,关彝向《科学》杂志提交了他的论文。在5月2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向公众宣布非典的病毒宿主是果子狸。

5月23日凌晨2: 00,该杂志回信称,它邀请了两位专家审阅关彝的论文,并认为这是基因污染。关彝立即回答道:“我非常清楚你所说的基因污染,但是请检查基因库,看看关彝提交了多少基因序列。世界上有多少人的病毒样本比我多?你在四小时内做出这样的判断是不负责任的。”

杂志向关彝道歉,并将论文发回给专家审阅。论文最终通过了《科学》杂志的考试,并在网上发表。

根据钟南山和关彝的建议,政府采取措施禁止出售野生动物。

六月,天气转暖。随着大量病人被隔离和治疗,非典疫情结束了。

几个月来没有新的非典病例。2003年9月,野生动物重返市场。

10月22日,关彝不放心,去取标本。那天他买了九只动物,并取回标本进行测试。其中七人呈阳性。

11月,关彝会派人去深圳收集标本,每周一次,有时他的妻子也会收集标本。到12月,市场上野生动物标本的阳性率正在上升。

病毒仍然潜伏在人们周围。

关彝非常矛盾。流行病刚刚过去。你想现在报告吗?

12月24日平安夜,广州发现一例新的非典疑似病例。如果非典卷土重来,那将是一件大事。关彝决定报告此事。

关彝总结了过去的报道,写了一封信送回北京。

后来经过实验室比对,发现广州新患者的病毒与2003年10月后采集的动物病毒样本完全一致。

关彝认为唯一的办法是清空宿主动物果子狸的市场。根据经验,在1997年香港爆发禽流感和市场上消灭宿主动物后,没有病人。

会上达成共识后,钟南山院士发挥了关键作用。他打电话给广东省的高层领导,说明事情的严重性。

1月3日晚,广东召开了1000人的总动员会议,决定清理果子狸的行动。

清理工作从1月5日开始,到1月12日结束。广东的最后一名患者是1月10日,共有5名患者。清理工作完成后,没有新的病例。

镇压已经奏效,并证明野生动物市场确实是非典病毒的温床。

非典疫情结束,关彝被列入《时代》周刊,并被命名为医学英雄。他说:“我感觉不太好。这远远不是我在科学界的地位!”

钟南山非常佩服关彝,说:“关彝很聪明。他是香港着名的微生物学家和禽流感研究专家。他一直在仔细探索。”

关彝说:“钟南山院士比我伟大。只有像他这样的英雄才应该被更多地宣传。”

2007年,关彝总结了整个冠状病毒的生态学,并从进化的角度提出蝙蝠可能是所有冠状病毒的来源。

多年后,他和钟南山院士活跃在抗击禽流感的前线。

2019年12月12日,武汉特护医院收治一名“不明原因肺炎”患者。

12月26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张继先医生也发现了类似的病例。第二天,她向当地疾控中心报告,成为第一个报告疫情的人。在短短几天内,检测机构检测到一种与非典高度相似的病毒,并完成了一个几乎完整的基因组序列。

相关检测人员有些害怕:“我们非常兴奋能尽早发现并确认这种病原体,并隔离患者。在它广泛传播之前,有可能在摇篮中杀死它。”

不幸的是,这种流行病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这些努力都白费了。

1月20日,钟南山在媒体上宣布,新型冠状病毒中存在“人对人”的肺炎现象。自从首次检测到病毒基因组序列以来,已经过去了20多天。

一天后,关彝也来到了武汉。凭着多年的经验,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那天下午3点,他去了武汉的“小东门市场”。当他看到这一幕时,他震惊了。蔬菜市场的卫生状况令人担忧,许多市民仍在忙着购买年货,尽管钟南山一再强调戴口罩的人数不到10%。

关彝仍然希望获得病人样本,就像他在非典期间所做的那样。然而,许多本地研究机构不愿意与远在香港的研究机构合作。关彝非常生气,他买了一张机票,在多次被关禁闭后离开了武汉。

当他在机场的时候,他看到那个拿着行李箱的安检小女孩戴着最简单的一次性口罩,忍不住提醒她:“女孩,你每天都联系这么多乘客,这个口罩质量很差。”

他离开的那天晚上,武汉宣布要关闭这座城市。

回到香港,财新记者问他对城市关闭的看法。他说:“对一项措施的评估取决于时间点和效果。我认为黄金防控期已经过去,效果并不乐观。”“疫情爆发是肯定的.我经历了许多战斗,但我真的感到非常无力,”他补充道。

关彝说他是个逃兵,回到香港与世隔绝。

接下来,17年前在非典时期密切合作的两个人被许多头条新闻列为“民族英雄”和“逃兵”。

在对关彝近乎片面的讨伐浪潮中,也有一些平静的声音。智虎的一些网民说:这是科学家的独立意见表达,应该受到尊重。

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网上阅读关彝所谓的黑人历史。

也因为关彝的言论,在医院第一线工作的钟南山在同一天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谨慎地表示:“我们已经为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做好了准备,武汉和广东的患者数量没有什么可隐瞒的。”这似乎是对关彝的遥远回应。

自1月20日以来,武汉的确诊和疑似病例数量急剧上升,疫情已蔓延至全国。到目前为止,仅湖北省的新诊断病例数就高达14,000例,这是因为在确诊病例总数中包含了临床诊断病例。

现在看来,这两位前不同职位的同志已经尽可能地说出了真相。

最近,为了控制疫情,全国各地的一线医务人员来到武汉,做出了巨大的牺牲。

许多人只记得关彝的“狂言”,但忘了在同一次采访中,他还说:“如果你没有心,悲伤来自你的内心。”以及“现在不比谁官大,比谁权大,真正要对国家和人民有一个负责任的态度”。

那一年,在确认果子狸是非典的宿主后,他提议在内地和香港杀死果子狸,这引起了许多怀疑。当时,他也顶住了压力,说:“如果你年纪大了,你会提出许多可能性,要委婉一些,并留下一些出路,但我不想这样做。”

2003年2月18日,关彝第二次去广州采集非典样本。他给钟南山院士打电话,没人接。助手告诉他,钟院士似乎“中了彩票”。关彝说,没事,我去看看他。

当时钟南山有发烧、咳嗽、肺部发炎的症状。为了不影响球队的士气,他决定在家治疗。他在门框上钉了一颗钉子,把挂着的瓶子挂在上面。

晚上,买了一个水果篮去钟院士家。钟南山的脸色不是很好,但是发烧已经退了。这两个人在沙发上相对而坐,没有戴面具。

关彝说这次他想亲自去医院采集样本。钟南山点了点头。

主要参考资料:

[1] 01 0301 0,《南方周末》,2005年11月17日

[2] 《管轶围剿动物流感的猎人》,《三联生活周刊》,2013年第10期

[3] 《管轶教授口述: 2003年港大实验室是如何锁定SARS源头的?》,2020年1月23日

[4]吴京。王晨,《SARS专家管轶:这次我害怕了》,8: 00文健,2020年2月11日

共度难关,一起“看”让更多的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