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森然学术研究(四十六):永远的历史价值(上篇)

王森然先生

永恒的历史价值

王森然和传记文学

高增德,山西省社会科学院院士

理事,同志:

我很高兴参加王森然逝世十周年座谈会。

王森然先生应该被列为本世纪最早的政治思想觉醒者之一。他应该属于在文化和学术领域的许多领域取得成就的一批着名学者。因此,他在社会上的声誉不是很好,而且他对群众不熟悉。这是由于政治因素和历史纠纷。这种情况在中国近代史上并不是孤立的现象。早在20世纪70年代末,王先生的表现就已经得到了公正的评价。

如果你想在文化和学术领域给王先生一个客观的声誉,他是一个教育家。他在教学领域任教70年,培养了几代弟子。他说世界上到处都是桃树和李树,这不是恭维。他是一名历史学家,撰写了许多理论文章,如《世界妇女运动大系》、《印度革命与甘地》、《明堂制度考》、《汉裴岑纪功颂碑考》、《史学概论》、《周秦学术史》、《汉唐学术史》、《创作与压抑》、《从来暧昧的文字定义》、《艺术与社会》、《创作与作家》、《文学与情绪》、《艺术家的使命》、《文学新论》,并发表作为一名诗人,他知道古诗词和新诗词都有自己的气质和风格。他是一位艺术家,他的绘画深受齐白石的影响,但他没有使用齐白石的方法,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在国内外享有良好的声誉。他在艺术理论上的造诣也因他的技巧和自制而闻名。他收集了160多万字的《中国近代画史》和《中国艺术概论》笔记。他翻译并详述了四种古代绘画理论:《山水论》、《山水诀》、《青在堂画学浅说》和《梦幻居画学简明》。此外,他还完成了一个完整的从宋代到1000多年的现代戏剧目录,涵盖了几乎所有17个民族的戏剧,经过广泛而详细的考证,并将很快出版付梓。他是传记作者和传记作者。早在20世纪20年代中期至30年代末,他就研究并撰写了《《中国近代百家评传》》,先后在国内报刊上发表。最初的计划是分5集出版,第一集是《近代二十家评传》 (1934),之后是续集。虽然由于某种原因,它无法实现付梓的全部意图,但这是一部在中国近代史上产生了重大影响的作品,可以说是中国学术史和政治思想史在过去100年中的伟大作品,无与伦比。它在传记研究或传记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半个世纪以来一直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高度重视和尊重。

中国传记文学历史悠久,遗产丰富,产生于春秋战国末期。典型的例子是《左传》和《战国策》。随着司马迁的《史记》,传记文学变得引人注目。在2000多年的历史中,始于《史记》年的官方历史,以及散落在历代各种文学收藏品中的杂史、地方志和传记数不胜数。从司马迁后来的二十五部史书和清代手稿来看,传记几乎成为历史的主体,从而显示了传记在传统史学中的重要地位。汉代以后的各个朝代,都有一批历史学家和作家写传记,有些人甚至把一生都献给了他们。司马迁、班固、陈寿、叶凡等人都是着名的历史学家和杰出的传记作家。历史上一些着名的诗人和散文家,如陶渊明、韩愈、柳宗元、苏轼、陆游、宋莲、袁宏道、姚鼐、金王祖、龚自珍和梁奇奇、胡适、郭沫若、林语堂等。都写过一些杰出的传记文学作品。因此,我认为王森然先生在这一系列传记作者中并不逊色。

在漫长的发展历史中,古代传记文学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优秀传统。它在内容上忠于历史事实,是非分明。在艺术上,他注重人物性格的实现,积累了许多刻画人物的表现手法。不用说,写作也有一些常见的限制。例如,形状太短,不利于人物生活和活动环境的整体写作,实际上太短。人物性格缺乏发展和变化,尤其是对人物心理的描述。这样,古代传记文学很难承载对现代现实生活的描述。随着时代由古到今的变迁,传记文学必然会经历一个由古到今的过渡阶段,梁启超和胡适的传记文学创作和理论成为了这一过渡的桥梁。正是他们发现了我国传统传记文学的缺陷和衰落,以及西方传记文学的发展和学术影响。他们两人除了以身作则,还从事新传记的写作,甚至更大声地倡导一门新科学,即传记文学。他们从思想内容、人物塑造、情感力量、结构形式和语言五个方面写传记文学。所有这些都反映了它从古代到现代的桥梁功能。特别是梁启超从历史的角度提出了“人物专史”和“理想专传”的新概念,强调“理想专传是以与时代有着特殊关系的伟大人物为中心,总结出他们之间横向、纵向和穷尽性的周边关系事实。例如,为作家写一本特别的传记可以分别解释当前和以前的文学趋势。这种特殊的传记,虽然它的对象只有一个人,但目的不是一个人。选择一个时代的代表或一种知识或艺术的代表作为行为便利的中心。这种特殊的传记过去很少见,但最近出现了,主要受外国传记的影响。不幸的是,没有多少精彩的作品。”(上海中华书局《中国历史研究法补编》、《饮冰室专集》第23卷。1926年10月,清华大学发表演讲。)简而言之,梁漱溟的理论是关注有代表性的名人,通过描述宣传者和相关人物及事件,达到辐射、覆盖、包容和反映一个时代的目的。这样,我们将摆脱传统传记只能作为系谱和墓志铭编纂的缺陷,扩大传记的容量,把我们的视野投向更广阔的社会,使传记文学反映一个人的时代。这一理论将传记文学引向了现代,对新一代的开始具有重要意义。

作为现代传记文学中最着名的作品之一,《近代二十家评传》和近100部传记,在创作理论方面,王森然先生的时代完善和加强了上述理论。在他的序言中,作者陈述了他写这些传记的动机和目的。首先,他想改变当时的“黑暗、卑鄙、放纵、颓废的社会”。拯救之道在于纠正人们的基本信念:一是学术制度,二是实践道德。如果你不欺骗或欺骗,你必须忠诚和相信,勇敢,对你的工作负责,内心高尚,感情诚实,坚持你的精神,永远不失去你的能力,重视团体和轻视个人,尊重正义和抑制自私的欲望。人格确立,学术、学术形态一致,风气自然π变。“第二,为了反映“我国学术思想时代最戏剧性的变化”,“我选择了国内的大师和学者,二十位着名学者,仅仅几句话,就足以安慰人们的希望,犁然而当人们的心;每一个动作,以及伦组上的所有关键,都只ji在人的美德上;尽管他们的立场不同,主张也不同,但他们的潜力极其巨大,影响极其迅速,责任艰巨而巨大。读了这一部分,我生动地回忆了几十年来反对种族主义的保守、解放和创新运动的结果

第二卷(续集):谭嗣同、蔡元培、黄杰、杨云石、丁福延、陈李三、傅增祥、齐白石、高买、黄侃、钱宣彤、黎锦熙、陈陈宝、辜鸿铭、王金青、刘半农、张即之、梁定芬、徐志摩、吴建斋、易顺丁、范凡山。

计划中还有朱钱智、张之洞、李慈明、薛福成、吴梅、何炳松、胡光伟、苏舒曼、金良、容庚、杨守敬、王先谦、老乃萱、夏曾国、罗敦区、华钥、吴达、吴芝富、郑小旭、曾国洛、周作人、王弘毅、贾思和、傅玉芬、徐西林、吴志英、邱进、莲南湖、蒲新宇、刘仪征、郁达夫、孙秋红、袁克可何嵇绍、叶池昌、陈石、刘铁云、丁文江、吴胜、赵钱智、严秀、梁陈川、肖松仁、朱建刚、毛彦文、范远莲等。

从这个列表中,我们可以看到王森然先生伟大作品的结构和规模。从一些已出版的传记来看,它们充满了作者探索的勇气和创作的独创性。它们都反映了作者在传记中寻求真理和生活的基本技能,都反映了作者在人物传记中的许多经历和理论总结。历史学家和文学艺术家相结合的王森然先生,在研究这群现代着名人物并撰写评论时,在传记文学中表现出了他的主要特点:“历史真理和艺术真理的统一”。传记文学的基本要求是忠于历史和文学性。在撰写人物传记的过程中,历史研究与考证、史料的整理与选择必须坚持历史的真实性。然而,在结构、修辞、文学色彩和形象方面,我们需要注意一些必要的文学手法。然而,与历史小说不同,我们必须坚持艺术真理。在我看来,历史真理是历史功夫,艺术真理是文学技巧。只有把这两者结合起来,人们才能认为它是一本优秀的传记。(待续)

(资料来源:)中国王森然学术研究会公布的原始研究资料必须按照标明的来源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