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A股十大狗血事件:300亿一夜消失 扇贝有几种死法

2019年即将过去。今年,a股开始从猪肉概念股上涨。发生了许多重要事件。科学创新委员会诞生了。茅台股价突破1000元。上证综指和深证综指震惊地上涨了20%。对许多投资者来说,2019年是收获的一年。

与此同时,在2019年,a股也遭遇了很多狗血和异国事件,给投资者造成了重大损失。最大的“黑天鹅”是白马股票“双康”的下跌,金融欺诈的数量是a股历史上最高的。张子岛的扇贝神秘地大量死亡,引起了各方的争议。几家上市公司的老板,包括暴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冯欣(3.660,-0.31,-7.81%)(权利保护),因违反法律法规而被捕。深度追逐(12.610,-0.72,-5.40%)(扞卫权利)由于暴力抗拒法律,实际被告被禁止进入市场.

年底,《界面新闻》根据公共信息整理出2019年a股上市公司十大狗血事件。ST combe (3.660,-0.03,-0.81%)(维权):300亿元货币资金一夜蒸发

4月30日,前大白马STock st combe (600518。SH)突然透露,300亿元货币资金“消失”,引起市场一片哗然。这也是迄今为止a股最大的现金欺诈案件。

圣康美的巨大金融欺诈实际上持续了几年。2018年12月28日,圣科姆从中国证监会收到《调查通知书》。《调查通知书》表示,由于ST Combe涉嫌违反信息披露法律法规,决定根据《证券法》的相关规定对公司进行调查。

8月16日,st combe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表示,调查已经完成,计划实施行政处罚,并采取措施禁止进入市场,从而揭露ST Comex闹剧的细节。

首先,ST Comac 《2016年年度报告》 《2017年年度报告》 《2018年半年度报告》 《2018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录,夸大了营业收入、利息收入和营业利润。其中,《2016年年度报告》年营业收入增加89.99亿元,应计利息收入增加1.51亿元,营业利润增加6.56亿元,占本期合并利润表披露利润总额的16.44%。《2017年年度报告》年营业收入增加100.32亿元,应计利息收入增加2.28亿元,营业利润增加12.51亿元,占本期合并利润表披露利润总额的25.91%。《2018年半年度报告》营业收入增加84.84亿元,应计利息收入增加1.31亿元,营业利润增加20.29亿元,占本期合并利润表披露利润总额的65.52%。《2018年年度报告》营业收入增加16.13亿元,营业利润增加1.65亿元,占本期合并利润表披露利润总额的12.11%。

其次,在圣康美《2016年年度报告》 《2017年年度报告》 《2018年半年度报告》,仍然存在虚假记录和货币资金膨胀。其中,《2016年年度报告》使货币资金膨胀225.49亿元,占公司披露总资产的41.13%,净资产的76.74%。《2017年年度报告》使货币资金膨胀299.44亿元,占公司披露总资产的43.57%,净资产的93.18%;《2018年半年度报告》货币资金膨胀361.88亿元,占公司披露总资产的45.96%,净资产的108.24%。

此外,ST Combe still仍存在虚假记录、固定资产膨胀、在建项目和投资性房地产膨胀、《2018年年度报告》 《2016年年度报告》 《2017年年度报告》重大遗漏、未按要求披露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非经营性资金的关联交易。

最终,中国证监会责令圣科姆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马兴田的三个核心政党许靳东和邱锡伟被终身禁止进入证券市场。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将ST Comay欺诈案定义为“有预谋、有组织、长期、系统的金融欺诈和对投资者的恶意欺骗”,并指出“Comay Pharmaceutical等公司行为鲁莽,不惧怕法治和投资者,失去诚信底线,触及法治红线,动摇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制度的基础”。西方

从2015年1月至2018年12月,*圣康科德通过虚拟销售夸大其经营收入,并通过虚拟采购、生产、研发成本和产品运输成本夸大其经营成本、研发成本和销售成本。通过上述方法,*圣康科德《2018年年报告》将其利润总额扩大了23.81亿元,占年度报告披露利润总额的144.65%。《2015年年度报告》将利润总额夸大30.89亿元,占年度报告披露利润总额的134.19%;《2016年年度报告》使利润总额增加39.74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136.47%;《2017年年度报告》使利润总额增加24.77亿元,占年报披露利润总额的722.16%。

这些只是圣康科德的一些问题。公司年度报告仍未披露控股股东占用非经营性资金的关联交易,年度报告未及时披露并为控股股东提供相关担保。同时,圣康科德没有在其年度报告中披露募集资金的使用情况。根据事先通知,上述违法事实由相关公告、情况说明、合同文件、工作台账、会计数据、银行账户数据、银行自来水、银行对账单、相关当事人查询笔录等相关证据证明。

对此,中国证监会决定责令圣康改正,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郁忠受到警告,罚款90万元,其中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罚款30万元,对实际控制人罚款60万元。其他涉案人员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此外,根据事先通知,郁忠作为康德信的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在康德信的非法信息披露中占据核心地位,直接组织、策划、领导和实施案件中涉及的非法行为,是最重要的决策者。他的行为直接导致康德新非法信息披露的发生。情况尤其严重,中国证监会已采取措施,禁止郁忠终身进入证券市场。时任董事兼首席财务官的王宇和时任资本部门主管的张李雄也被终身禁止进入证券市场。时任董事兼总经理的许左书被禁止上市10年。

虽然11月19日上午在*圣康德的事先通知下举行的听证会的结果尚未公布,但*圣康德可能难以避免除名的命运。钱山制药(3.810,0.00,0.00%)(维权):四年净利润实际为负,或被迫退市

除“双康”外,钱山制药(300216。SZ)多年来一直进行财务欺诈。

2018年1月16日从中国证监会收到《2018年年度报告》花了近两年时间。11月29日,钱山制药终于提前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和市场禁令通知。根据其中认定的事实,公司2015年至2018年连续四年净利润实际为负数,涉及《调查通知书》第4条第(3)款规定的重大非法强制退市,公司股票可能会遭受重大非法强制退市。

早在2015年年报中,钱山的制药业就有虚假记录:非法确认华冠烟花设备销售收入;虚假客户销售收入,虚假减少坏账准备,虚假增加利润。在2016年年度报告中,这一趋势仍在继续:未能如实处理太平洋(3.730,0.02,0.54%)证券的应收账款保理业务,应收账款实际减少,坏账准备,利润实际增加;虚假增加销售收入和利润的;扩大在建项目数量;坏账准备的虚假减少和利润的虚假增加。2017年,钱山制药机械未能履行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临时报告义务。

所有这些最终带来了不好的后果。根据上述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并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第一百九十三条第一款和第三款的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责令千山制药机械公司改正。

张子岛扇贝的故事(002069)。SZ)持续五年。尽管“死亡方法”不同,包括冻死、逃跑和饿死,但它们都可以在正确的时间死去。必须说这是最有纪律和服从的扇贝。智商被压在地上摩擦后,股东们无可奈何地评论道:“欺骗我,注意次数。”

早在2014年10月,张子岛就宣布“由于北黄海几十年一遇不寻常的冷水团,该公司2011年种植的100多万亩和2012年种植的一些将很快收获。”2017年,该公司还发布公告称,海洋灾害导致扇贝死亡,公司亏损7.23亿元。2019年第一季度,张子岛还表示,2018年的海洋牧场灾害导致2016年和2017年底播种的虾夷扇贝产量下降。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不能再看了,并已对张子岛进行调查。7月,章子岛公司及相关人员收到中国证监会发布的《证券法》。中国证监会认为张子岛涉嫌金融欺诈,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张子岛披露的2016年度报告、2017年度报告、《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和《关于底播虾夷扇贝2017年终盘点情况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披露的《关于核销资产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公告》涉嫌虚假记录;此外,张子岛也被怀疑没有及时披露信息。因此,中国证监会对张子岛发出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与此同时,吴厚刚和其他相关人员受到了处罚。吴厚刚也被终身禁止进入市场。

然而,在11月12日的公告中,张子岛再次“做了同样的事情”。公告称,公司收集了2019年11月8日至9日采样点的亩产量数据,2017年采样区底播扇贝平均亩产量不到2公斤。2018年底播扇贝原种平均亩产量约为3.5公斤,亩产量水平明显低于去年10月的平均亩产量25.61公斤。该公司初步判断,底播扇贝的库存存在重大减值风险。根据张子岛的统计,根据在采样点收集的扇贝,大部分底部播种的扇贝最近已经死亡,超过80%的死壳在一些海域。

这一次,公司不知道死亡的原因。这一事件也彻底引起了市场各方面的怀疑。现阶段,张子岛董事长吴厚刚在接受中央电视台《关于2017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采访时表示,公司已决定今年立即停止种植扇贝。结果很有趣。暴风集团:从市值400亿英镑到10人公司

暴风集团(300341)。SZ)2015年,它在创业板市场上首次亮相引人注目。上市后,29个交易委员会使它出名。俗话说,“看他建高楼,看他宴请客人,看他的建筑倒塌。”7月29日,暴风集团宣布,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冯欣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此后,冯欣因涉嫌贿赂和贪污非国家人员被上海静安区检察院正式批准并逮捕。被捕前,冯欣还担任董事长、总经理和董事会秘书。

此后,坏消息接踵而至。暴风集团今天的公告板就像一个风险警告板。

Source: Giant Tide

暴风集团在12月9日的公告中宣布,由于合作伙伴机房服务器托管费拖欠,合作伙伴已停止提供服务,导致公司网站和手机客户端无法正常提供服务。公司主营业务停滞不前,发展受到严重制约,面临着没有业务收入来源的风险。公司的办公空间租金将支付到2020年2月底。如果租金不能及时支付,公司将面临没有办公空间的风险。公司继续流失大量员工,仅10余人(除冯欣外,高级管理层已辞职,证人也已辞职),部分员工工资仍拖欠。此外,暴风集团仍有在法定期限内不披露其2019年年度报告的风险,因为它尚未聘请首席财务官和审计机构。就司法风险而言,暴风集团紧随其后。公司

深圳大同(000038)。SZ)有一个极好的方法来提高它的“受欢迎程度”。

公司收到中国证监会11月29日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和市场准入禁令决定。经过对深交所和渐江等人拒绝或阻碍证券执法案件的调查和审理,监管层最终决定对深交所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渐江分别采取10年措施,对李雪燕、黄卫华、牛超和李杰采取5年措施。渐江是深圳大同的实际控制人。

原,2018年7月17日至2019年6月5日期间,中国证监会的检查调查人员多次前往深圳注册办、青岛实际办、北京分行进行检查调查。检查和调查人员均为两名以上,并出示执法证件、监督、检查和调查通知书。

但是,在上述期间,深圳大通及相关人员拒绝签署调查通知,拒绝检查和调查人员进入办公室,拒绝接受调查,拒绝签署调查记录,拒绝提供会议记录及其他相关文件和资料,强行进入调查场所阻止调查,强行带走被询问、虐待、威胁检查的人员,被调查人员拒绝或阻挠检查和调查。其中,5月22日下午,在中国证监会调查员在深圳办公室送达调查通知期间,深圳大通员工使用暴力手段,如推搡、抓挠调查员、抢夺、砸碎执法记录员等来抗拒调查,造成软组织损伤、手臂擦伤和执法记录员部分部位损坏。股东大会、董事会和监事会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三次会议”)等文件原本是公司的重要文件,深圳大通应妥善保管并如实提供给检查人员和调查人员。但在调查结束时,深圳大通没有按要求提供上述材料。此外,深圳大同还非法转移和隐藏了周会文件、资料等重要证据的电子设备。

值得一提的是,这不是深圳大通第一次不配合调查。2018年,曾有高管不配合中国证监会执法的先例。当时,深交所也谴责了针对法律的暴力抗议。

深交所不仅受到中国证监会的处罚,而且作为热点的“主人”,深交所还宣布,当区块链去年成为热点时,深交所将开展相关业务。当工业大麻今年蓬勃发展时,深圳大同也多次宣布将发展工业大麻业务,并表示将把工业大麻与区块链结合起来。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并没有美化公司的业绩。除2018年商誉减值损失23.5亿元外,今年前三季度深圳大通实现收入14.7亿元,同比下降29.78%,净利润165万元,同比下降99.25%。*圣亿达(3.260,0.00,0.00%)(版权保护):管理层长期失去联系,成为“僵尸企业”

*圣亿达(600610)。SH)2018年年报显示,母公司只有2名员工,已经失去对所有子公司的控制权。“僵尸企业”的地位*圣亿达足以震撼整个观众。在这种情况下,*ST Yida经常被监管机构命名,这并不出人意料。

资料来源:11月18日公告,*ST Yida Harvest公开谴责:公司原定于2019年4月29日披露2018年度报告和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但是,2019年4月29日,公司宣布,由于公司原管理层的流失,公司营业执照正本(正本和副本)、公章、财务印章、相关主管部门签发或备案的其他许可证印章以及公司会计凭证、财务账簿等财务会计资料截至2019年4月22日均下落不明。但是,相关财务文件和其他数据的数量如此之大,公司和审计机构的工作人员无法对所有内容进行彻底调查和统计

此前,8月15日,*ST Yida还受到公开申斥:2018年12月27日,*ST Yida收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决。法院裁定,由公司控股股东沈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沈达集团)以5.05亿元的价格持有的2.6亿股公司限制性股票应交付给信达证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达证券)管理的资产管理计划,以抵销沈达集团占公司总股本24.27%的债务。根据法院裁决,信达证券(Cinda Securities)办理了股权转让手续,并披露了股权变更报告。沈达集团持股比例下降24.27%,未能及时披露股权变动报告。尽管受到监管,沈达集团至今仍未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也未向公司及相关监管机构说明未能披露的原因及相关信息。

8月9日,*ST Yida也受到纪律处分,因为该公司没有建立有效的信息披露联系,也没有执行相关的监管和整改要求。以及未按要求披露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和其他相关公告。

纵观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监管措施,我们可以看到,自去年12月以来,ST Yida已经上市9次。公开谴责、知情批评和纪律处分没有落后。图表上的异国花卉指数。

资料来源:交易所网站圣富仁(5.730,0.13,2.32%)(权利保护):已提取6000多万股息,并已吸收17亿资金

对圣富仁的质疑(600781)。从今年7月开始传播。

7月19日晚,富仁药业宣布,由于公司资金安排,未能按照相关规定完成现金股利分配,无法按原计划支付6271.58万元现金股利。消息一传出,许多人就迷惑不解。2019年第一季度,富仁制药还披露其拥有18.16亿元的货币资金。这种令人费解的操作立即引起了监管机构的注意。上海证券交易所立即发出了调查函,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对此进行了调查。

在询价信的压力下,圣富仁在回复中表示,“截至2019年7月19日,公司及其子公司仅有1.27亿元现金,其中有限金额为1.23亿元。”账面资金余额由18.16亿元变为1.27亿元。

根据随后的公开信息,圣富仁向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提供了16.36亿元贷款余额。向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提供连带责任担保1.4亿元,余额5980万元。上述事项未经圣富仁具有决策权的决策机构批准,构成非法担保和资金占用。因此,公司股票将从2019年9月3日起实施其他风险预警。

根据ST furen的描述,公司已致函控股股东furen pharmaceutical group co .核实并敦促其采取有效措施,尽快积极筹集资金偿还债务,取消担保,解决资金占用问题,以消除发现非法担保和资金占用后对公司的影响。控股股东承诺积极与债权人沟通,通过包括但不限于处置相关资产、合法贷款、股权转让等方式筹集资金。偿还债务,解决诉讼,尽快解决上市公司的对外担保和资金占用问题。

迄今为止,中国证监会对圣富仁的调查仍在进行中。

圣富仁,如此精彩的操作,也影响了股价走势。盘面显示,7月中旬,圣弗恩股价“一次一个字”下跌,市值大幅缩水,令黑天鹅投资者欲哭无泪。

资料来源:同大新四环生物学(3.350,-0.04,-1.18%)(版权保护):真正的控制者用19件背心隐藏了

四环生物学(000158)的最大事件。SZ)在2019年,没有什么比曝光真正的控制器更重要的了,这导致了75岁的江苏大亨卢克平。

四环生物9月23日发布通知,中国证监会于1月7日发布《经济信息联播》,现已完成投资

此外,在调查过程中,中国证监会还发现,四环生物2014年度报告未能按要求披露关联交易。据悉,2014年10月10日,四环生物(以下简称新疆艾迪)子公司新疆艾迪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与卢克平控股的阳光集团子公司江苏阳光(2.260,0.01,0.44%)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置业)签订房屋买卖合同,同意新疆艾迪从阳光山湾花园9日至19日阳光置业购买11家店铺,总成交价为5345.6万元新疆艾迪将在2014年10月11日前向阳光房产支付上述所有款项。四环生物及其子公司新疆艾迪阳光集团及其子公司阳光房地产均由卢克平控股。根据相关规定,上述交易属于关联交易。然而,四环生物未能在2014年度报告中披露上述相关交易,已被怀疑构成非法信息披露行为。

因此,中国证监会决定给予公司及相关人员应有的处罚,其中卢克平被终身禁止进入市场。根据数据,卢克平1944年出生于江苏省。根据江苏阳光2018年年报(600220)。SH),75岁,现任江苏阳光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过去10年来,他一直控制着江苏阳光和海润光伏。凤山集团(29.780,-0.12,-0.40%): Hat

凤山集团(603810)。上海)于2018年9月17日上市。它仍然被认为是a股的“小鲜肉”,但这种“小鲜肉”有“a股最快的科技股”的称号。

原因如下:丰山集团于2019年4月16日收到园区集中供热公司盐城凌云海热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供热公司)通知,对整个蒸汽管网进行安全检修。公司于2019年4月18日暂停原料药合成车间的生产。截至2019年7月15日,园区内所有企业都在提高安全环保水平,没有化学合成企业恢复生产。根据最新消息,供热公司预计不会在7月18日或之前恢复供热,该公司原有的药物合成车间仍将处于关闭状态,恢复时间不确定。因此,第二次暂停的初级药物合成车间主要生产四种初级药物产品,即氟乐灵、烟嘧磺隆、精喹禾灵和毒死蜱。2018年上述主要药品收入占当年主营业务收入的58.68%。上述情况符合《裁决书》条第13.4.1款第(2)项“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预计3个月内不会恢复正常”,因此公司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股票“其他风险警示”。

所以,7月16日,在凤山集团上市不到一年后,它被警告有风险,成为圣凤山。

幸运的是,公司的态度仍然是积极的。几乎四个月后,11月14日,圣凤山取消了其他风险警告,恢复了原貌。凤山集团表示,2019年10月25日,供暖公司恢复供暖,公司原有的药物合成车间正式投产。经过一段时间的生产经营,公司原有的药物合成车间现已生产平稳有序。最初的药品已经成功生产出来。各车间的生产能力已逐渐恢复到停工前的正常能力。公司的主要生产经营活动已经恢复正常,公司股票的其他风险预警已经消除。

数据显示凤山集团主要从事农药原料药/制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19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7.29亿元,同比下降27.84%,净利润4777.1万元,同比下降49.73%。开始的时候是单日,股价一度出现五个“一字限制”,至今股价还没有攀升。回头看,这也是一种恐怖。

来源:新浪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