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企深陷亏损泥潭 大型屠宰企业被指联手抬价

自今年5月1日以来,全国生猪市场经历了持续激烈的飙升。

根据商品信息公司卓创信息向记者提供的数据,4月30日全国生猪平均价格仅为10.84元/公斤。经过20天的飙升,截至5月20日,每公斤生猪肉的平均价格达到13.64元,仅20天就上涨了25.83%。

生猪价格下跌了半年,今年终于首次上涨。然而,随着猪肉价格的奇怪反弹,有传言称,该行业的几家领先企业正在共同努力提高市场价格。

“目前,生猪价格的短期上涨幅度太大,这种上涨没有基本面的支撑。可以得出结论,这是企业的人为操作,而局里的痕迹是明显的。农民不愿出售导致价格上涨,屠宰企业也预计到了这一点。换句话说,是大企业主动让农民不愿出售。Soho.com首席分析师冯永辉告诉《时代周刊》记者,“这种增长是不可持续的。根据预期,它可能会在未来两到三周内尽快回落。在最近的购买周期后,这些领先企业可能会允许猪肉价格下跌,甚至联合降价,从而“高卖低买”。

下降了半年零20天,飙升了26%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养猪业普遍遭遇寒流。猪的“价格下跌”导致全国农民陷入亏损的泥沼。一些地区的生猪价格甚至超过了10元大关,达到了15年来的最低水平。据卓创信息监测数据显示,2013年12月2日,全国生猪平均价格达到15.88元/公斤的小幅峰值。自那以后,截至2014年4月17日,人民币汇率一路暴跌至最低10.6元,跌幅为33%。

生猪价格持续下跌,上游农民首当其冲。

秦某,福建省诏安地区的一名农民,告诉记者:“自年初以来,该农场饲养的数千头猪一直在亏损。以上月的最低价格,猪的市场价格仅为每公斤8.6元,平均每头猪损失400-500元。半年来,生猪价格一直在下跌,由于资金链断裂,甚至小农户也不得不减产或停止养殖。虽然已经上涨了4到5元,接近成本价,但由于前期亏损严重,该公司暂时被迫囤积生猪,以观察未来市场。”

据了解,养猪业有一个重要的参考指标来考虑盈亏猪粮比,即猪价与玉米价之比,玉米价是猪的主要饲料。我国规定6: 1为盈亏平衡点,高于6:1时养猪户获利,低于6:1时养猪户亏损。当猪粮比小于5: 1时,就意味着管理层已经进入红色警戒区,这意味着农民们损失惨重。

卓创信息数据显示,今年1月14日,全国平均猪粮比首次跌破5.92的盈亏平衡点,此后直线下降。截至今年4月30日,该指数为4.7: 1,远低于6: 1的盈亏平衡点。4月份猪与谷物的最高比例为4.8: 1,整个4月份已经处于红色警戒区的阴霾之中。

然而,自今年5月1日以来,全国生猪市场突然出现了大逆转,并经历了一场具有威胁性的价格飙升。据卓创资讯向记者提供的数据,4月30日,全国生猪平均价格仅为10.84元/公斤。经过20天的飙升,截至5月20日,每公斤生猪肉的平均价格达到13.64元,仅20天就上涨了25.83%。

卓创信息生猪产业分析师季广新在谈到生猪价格异常大幅下跌和上涨的原因时,向记者解释道:“首先,由于2013年和2014年初的疫情和极端天气等不利因素,仔猪成活率很低。目前,猪的数量很少,猪的供应量正在下降。”

在纪广新看来,由于生猪市场长期持续低迷,农民和养殖场对未来市场并不乐观。许多企业正经历着财务困难和严重亏损。为了筹集资金,他们提前卖掉了猪,并投放市场。另一方面,自今年5月以来,生猪价格迅速而剧烈地上涨,农民非常渴望压低市场。结果

行业分析师表示,生猪价格长期以来一直处于深度亏损状态,生猪伤害了农民,农民也在苦苦挣扎。拦河坝囤积猪需要继续投入饲料等成本,没有淘汰母猪就无法返还资金。许多农民在生猪达到屠宰重量之前就将其出售,有些农民甚至出售将用于生产的老母猪,导致存栏生猪数量急剧下降。

今年4月,中国生猪数量为4.29亿头,比去年11月的小高峰下降了8.5%。

一旦有大量母猪被农民淘汰和屠宰,猪肉价格势必在年底甚至明年飙升。然而,猪肉价格与民生价格密切相关。如果物价急升急降,导致消费物价指数大幅波动,将不利于社会稳定。“

事实上,作为今年第一批采购和仓储工作重点的华北、东北等地区,在这一轮采购和仓储中收效甚微。统计数据显示,4月8日,黑龙江地区生猪价格跌至每斤5元的最低水平,而山东地区生猪价格跌至每斤5元以下。

由于猪粮价格比仍明显低于计划中设定的6: 1盈亏平衡点,很难有效帮助农民停止亏损。5月8日,商务部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等部门,推出第二批冷冻猪肉集中储存,覆盖北京、天津、河北等20个地区。

纪广信告诉记者,第二批中央储备冷冻猪肉是通过竞标购买和储存的,吨冷冻猪肉上市购买和储存。但是,由于第一批500元/吨的价格较低,生猪价格大幅上涨,成本较高,各食品企业的积极性不高,导致第二批国家储备基本周转不灵。

“冷冻猪肉的短期储存可能对猪肉价格有利,但从中期和长期来看,影响非常有限,充其量只能是自下而上的功能,给市场注入信心。因为采购和储存规模占国内总消费水平很低,一般只占0.1%-0.2%,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国内猪和猪肉的供需状况。只有一两个收藏没能解决真正的问题。即使有,也需要政策的连续性。“

在纪广信看来,为了提高生猪价格,收购和储存工作只是国家调控具体措施的一个方面,而在幕后,龙头企业实际上正在推高生猪价格。

提价涉嫌被大企业操纵

季广新告诉记者,今年4月17日,发改委召开了罗进集团、中粮集团、广东石闻食品集团有限公司等行业领导会议,讨论中国生猪持续低价问题。

“据我所知,政府要求大企业相互合作推高价格,但具体补贴政策尚不明确。”

纪广信告诉记者:“在生猪产业链相关企业中,无论是养殖、屠宰还是深加工,猪肉价格的定价权实际上都掌握在屠宰企业手中,也就是说,最有影响力的是罗进、双汇、石闻等龙头企业。

因此,座谈会后,罗进、温氏等屠宰企业率先提高生猪收购价格。从那时起,生猪价格进入上升通道,甚至开始大幅上涨。

”每头300元钱的深度损失可以在一周内回到成本线。飙升的猪肉价格只能被形容为怪异。没有国家的控制,这种趋势不可能只靠市场本身实现。”纪光信指出。

关于NDRC幕后操纵生猪价格,冯永辉向记者提出了另一套意见。冯永辉说他是唯一的第三方组织参与者。“对NDRC来说,它只希望依靠市场自身的力量来淘汰行业和稳定价格趋势。它绝对不希望在短期内看到大幅上涨。”

“但是到目前为止,生猪价格的短期上涨幅度太大,而且这种上涨没有基本面的支撑。它可以

"最奇怪的是,该行业的几家大型屠宰企业目前库存充足。"冯永辉说,“大企业协同工作,这可以说是行业的潜规则。农民不愿出售导致价格上涨,这是屠宰企业的预期。换句话说,是大企业主动让农民不愿出售。最近几天,猪肉价格每天上涨约30美分,市场不断传递这种心理预期。农民们一定非常重视压制市场。“

同时,从5月1日到5月下旬,有两个小消费高峰期:黄金周和端午节,正好是食品企业大量购买原材料的时候。

“大型屠宰企业自三月份以来已经囤积猪肉两个月了。通过这一波合伙制价格上涨,一方面,大型企业可以通过两个高峰消费期清理大量库存;另一方面,农民继续压低市场,等待未来的市场。令我担心的是,一旦端午节的采购周期结束,这些龙头企业很可能会让猪肉价格下跌,甚至联合降价。当农民恐慌抛售时,龙头企业将能够再次“高卖低买”,并获得巨大收益。“

”这种增长无法持续。如果生猪价格在两个月内再次暴跌,这是可以证实的。根据预期,它可能会在未来两到三周内尽快回落。“

对于市场上的许多猜测,记者致电罗进集团和石闻集团总部进行采访。截至公布之时,尚未收到另一方的答复。然而,上述公司此前否认了上述猜测。

五大上游生猪企业损失近2亿

记者发现,在上半年的“生猪不良事件”中,几乎所有上游生猪企业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失。记者发现,2014年第一季度,楚英畜牧()、大康畜牧()、罗牛山畜牧()、木元畜牧()和新五峰()五家上游生猪企业共亏损1.87亿元。然而,对于猪肉屠宰加工企业来说,猪肉价格对它们的影响与上游行业大相径庭。

被誉为“中国第一养猪之都”的鹅营农牧2014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公司收入为3.07亿元,同比下降23.28%,上市公司股东应得净利润损失为8328.3万元,同比下降253.1%,每股收益为-0.09元。与此同时,该公司预测上半年亏损范围为1.8亿至1.3亿英镑。

事实上,由于小鹰农牧业生猪产品占其收入的80%,在2011年小鹰农牧业利润飙升248.58%后,2012年和2013年生猪价格走势不好的时候,其利润分别下降了29.38%和75.02%。

海口罗牛山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季度报告,公司收入达到2.75亿元,同比增长9.82%。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2092.52万元,同比下降652.02%。

对此,罗牛山的东宋晏兰告诉记者,生猪价格下跌是造成2000多万元损失的直接原因,随后十几个养猪场关闭,环境保护投资增加,原因是不久前发生的污染问题得到了纠正。

对于2014年新上市的生猪养殖公司沐源来说也很难。

木元股份2014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损失为5572.03万元,同比下降291.18%。同时,木源股份有限公司指出,2014年第一季度,该公司生产猪368,800头,比去年同期的190,100头增长了92.89%。虽然这一时期的经营收入仅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9.91%,但经营收入增速低于生猪生产增速,主要是由于2014年第一季度生猪价格大幅下跌。本期归属于股权的净利润损失为5572.03万元

事实上,大康畜牧在2013年就意识到公司的盈亏过于依赖生猪价格。CUHK畜牧在2013年年报中指出,近年来,国内生猪养殖和屠宰行业的竞争日益激烈,而猪肉价格受到国家政策的限制,这极大地影响了公司的业绩。有鉴于此,大康牧业在2013年公司原有生猪养殖的基础上,引进了羊肉、牛肉、婴幼儿奶粉和液态奶等业务,以期成为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然而,2014年生猪价格的下降趋势仍然让大康畜牧业毫发无损。

对于猪肉加工业来说,猪肉价格对上游行业的影响与上游行业大不相同。它不依赖于吃的日子,同时它有定价权,所以生存法则是完全不同的。

“双汇利润的增加与生猪价格的下降有关,因为生猪价格的下降会影响原材料成本,但生猪价格的上涨不会对我们产生太大影响。”董双辉书记齐永耀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作为中国最大的肉类加工企业,双汇今年第一季度的表现与受生猪价格影响最大的生猪养殖企业完全相反。2014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02.42亿元,同比增长5.5%,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0.78亿元,同比增长42.13%。

“双汇主要有屠宰业务和下游业务。屠宰业将跟随市场发展,猪肉价格也会随之变化,因此猪肉价格对屠宰业影响不大。对于下游企业而言,双汇将储备原材料,同时还可以通过提高产品价格、降低生产和包装成本来吸收生猪价格上涨的影响。齐永耀说。

Delis也专注于猪肉食品的综合加工,今年第一季度的表现与双汇类似。2014年第一季度,德力斯报告收入5.2亿元,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2692.2万元,同比增长4.56%,相当于每股0.054元。与此同时,该公司预计上半年利润在2959万至3551万元之间。

自5月份以来,生猪价格停止下跌、回升,并大幅飙升。与此同时,许多上市生猪养殖公司的股价都上涨了约30%。时代周刊(Time Weekly)的记者采访了多家上市公司,表示猪肉价格的短期上涨没有任何意义,许多公司对猪肉价格的未来趋势持谨慎态度。

当被问及公司今年上半年能否扭亏为盈时,罗牛山的董宋晏兰告诉记者:“生猪价格在过去半个月的上涨只是一个较低的反弹,还没有达到盈利点,所以公司第二季度仍然会有较大的亏损。毕竟,生猪价格的上涨仅仅是半个月的事情,未来还不明朗。”

隔三差五就要吃的重庆美食,香辣可口,还防止眼干涩,眼睛更闪亮